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2019开年多地忙着减税降费,稳住企业不裁员之心

编辑:佚名      来源:财经新闻网     

2019-01-12 15:55:23 
  在2019年的开年这十天中,多省份密集发布了“稳就业”的政策举措,例如黑龙江十二条、山东二十条、河南十七条、吉林十三条等,不仅省一级政府在出台相关文件,中山、佛山等地市一级政府也于8日对外公布了促就业的政策。

  根据最新的就业数据,截至去年11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达到1293万人,4.8%调查失业率亦回落到了历史低位。然而,这些乐观的数据并没有让政府部门对就业掉以轻心。

  2018年以来,我国的外部挑战变数明显增多,国内结构调整阵痛继续显现,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稳中有缓。各级政府形成的共识是,2019年经济运行面临的压力对就业的影响需引起高度重视。

  第一财经记者在梳理地方版“稳就业”政策时发现,与中央的“稳就业”的要求相比,很多地方迈出的步子更大些。比如,失业保险金返还可到70%,降低医疗保险费率、对于困难企业可暂缓缴纳“五险”,个人创业担保贷款最高可到30万元等。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对第一财经表示,我国就业所面临的结构问题大于总量问题,一方面有企业裁员,但另一方面却很多地区依旧面临招工难问题。当前若要有效缓解经济周期对于就业的影响,政府部门首先要做的是更大力度减税降费。
    就业面临经济周期压力

  人社部去年12月末公布的《2018年1~11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统计数据》显示,1至11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93万人,同比增加13万人。2018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的目标任务已超额完成。

  此外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还显示,2018年11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8%,比上月和上年同期均下降0.1个百分点。4.8%这一数值是今年调查失业率公布以来的最低值。

  不过,在就业数据飘红的同时,市场也传出了一些跨国公司和互联网公司裁员、冻结招聘计划或是缩减招聘规模的消息。

  前程无忧首席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对第一财经表示,年底裁员已成为一些知名企业的常见行为。与以往相比,2018年底裁员的特殊之处,在于多发于创业型公司和小微民营公司,这些公司比较依赖资本投入而不是自我造血。资本热潮降温之后,其中一些公司因经营困境而不得不裁员。

  传统制造业所面临的就业压力也不容忽视。中信证券2018年末发布的一份研报称,2018年以来国内就业市场的压力来源主要集中于制造业,特别是传统制造业和周期行业。

  该报告认为,2015年起以煤炭和钢铁为主的周期性产业经历产能去化阶段,虽然随着供给收缩导致的资源品价格不断上升,企业盈利有所好转,但PPI增速在2018年小幅回落,导致企业利润下行,就业景气指数重新回落。因此“去产能”结束后,周期行业仍存在一定的就业压力。

  无论是从官方还是市场的就业统计中,没有看出局部的就业压力对整体的就业形势的影响。前程无忧发布的最新企业用人需求提供的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1~10月,在前程无忧网站上发布的招聘职位(去重)总量超过1300万个,较2017年同期增长近8%。

  曾湘泉认为,当前就业市场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受到经济周期影响,在过去十年中,2008年、2015年都曾出现过类似情况,但由于劳动力供给的大幅减少,我国的劳动力市场总体还是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就业景气指数(下称“CIER指数”)仍是处于高位。

  中国就业研究所按季度发布的CIER指数报告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CIER指数为1.97,低于2017年第四季度的2.91,但远远高于2011年第三季度的1.08。曾湘泉表示,从各方面的研究表明,中美贸易摩擦(美国提高关税)对就业实际影响并不大。原因之一是中国出口的产品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从鞋帽、服装、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出口转向机电产品等,这些产品的人工成本比重并不高。此外,2018年人民币贬值也抵消了一部分影响。

  中信银行的报告也称,虽然从中长期来看我国存在就业压力,但由于经济总量不断增长及就业市场的逐步完善,就业压力相对有限。

  减税降费助力小微企业“过冬”

  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是解决就业问题的主力军,我国80%的劳动者在民营企业中就业。去年以来,经济发展的不确定因素对这部分企业的生产经营和用工造成了一定影响。

  曾湘泉表示,环保风暴、中美贸易摩擦、社保税务征收是2019年就业所面临的三大风险。其中,社保税务征收对于企业预期所造成的影响大于前两个。

  为提高社保费征管效率,国务院明确2019年1月1日起,税务部门将全面负责社会保险费征管。不过,这一改革没有充分考虑到企业的适应程度和紧缩的预期效应。

  为了稳定企业的预期、确保不因征收制度改革增加企业负担,北京、吉林、山西等省份年初已经明确企业职工社保费暂不移交给税务征收。

  曾湘泉表示,我国的社保问题在现阶段主要体现为名义费率太高,政府应该尽快出台明确的措施来降低社保费率,以稳定企业预期,“企业最关心就是成本,政府若能再降低5%的社保费率,降成本稳就业的效果将会非常明显。”

  前程无忧的在线数据显示,民企发布的职位占总职位数的70%左右,而100人以下的小微企业又占民营企业招聘的七成。

  在现阶段下小微企业裁员或减少用工,并不会像风口上的互联网公司受到社会关注。

  中信证券的报告称,2018年前三季度,就业景气度排名为大型企业>微型企业>中型企业>小型企业。2018年前三季度小型企业的就业景气度指数已回落至1以下,意味着岗位供给难以匹配需求数量,企业经营前景欠佳。

  小微企业的生存状况已引起决策层的高度关注。公开消息显示,1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稳就业”主要靠千千万万小微企业,小微企业发展离不开普惠金融支持。他勉励几家国有大型银行要带头为民营、小微企业提供细致周到的服务。

  1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推出一批针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措施,大幅放宽可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标准,同时加大所得税优惠力度。调整后优惠政策将覆盖95%以上的纳税企业,其中98%为民营企业。会议指出,坚持不搞“大水漫灌”,适时预调微调,缓解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保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促进扩大就业和消费。

  就业新政重在支持企业稳岗

  去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把就业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2018年7月底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就业”列为“六稳”之首。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再次提出要把稳就业摆在突出位置。

  去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在支持企业稳定发展、鼓励就业创业、积极实施培训、及时开展下岗失业人员帮扶等方面出台针对性政策措施,打出促进就业“组合拳”。

  人社部副部长张义珍表示,《意见》加大了对企业稳岗的支持力度。对于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以返还其上一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同时对其中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而且又有望近期得到恢复的,加大返还力度。

  《意见》强化了进一步落实地方政府促进就业工作的主体责任,要求各省级政府在印发之日起30日内,制定出台具体实施办法。

  随后各省份纷纷出台地方版“稳就业”政策,其中含金量最高的政策是支持企业的稳定发展。

  例如,2018年末山东出台《关于进一步稳定和扩大就业的若干意见》,在中央提出的失业保险费返还的基础上,还提出了“五暂缓”。“五暂缓”是指从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阶段性允许困难企业缓缴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5项社会保险,缓缴期间免收滞纳金。

  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缓交社保费再一次出现在政府的政策清单中。

  山东省人社厅副厅长夏鲁青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与之前的缓缴政策相比,此次社保费缓缴条件有所降低,由连续6个月以上无力支付职工最低工资,或无法正常生产经营6个月以上、职工仅发放生活费,调整为连续3个月以上。

  地方版的“稳就业”政策比中央要求的力度更大。比如,黑龙江提出,深度贫困县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60%;湖北则表示,对不裁员或纳入化解过剩产能清单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70%。

  中山市的“就业十条” 还提出阶段性降低基本医疗保险用人单位缴费费率(不含退休职工一次性缴费),费率由2.0%降至1.5%,实施至2020年底。

  北京鼓励用人单位招用北京市城乡就业困难人员、退役士兵、企业分流职工等的岗位补贴标准由每人每年5000元提高到每人每年8000元。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