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江苏信托被重罚背后:连踩巨雷 涉及76亿债权

编辑:佚名      来源:财经新闻网     

2021-01-06 17:43:34 

  来源:江苏 金 融 观 察Vg0财经新闻网

  近日,江苏银保监局决定对江苏省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江苏信托”)罚款80万元。处罚案由有二:违规开展融资平台业务、违规为银行提供通道服务。Vg0财经新闻网

  80万元的罚金,已经创下江苏银保监对辖内信托机构罚款的最高纪录。不过与江苏信托近年所遭受的业务损失相比,堪称九牛一毛。Vg0财经新闻网

  2017年以来,该公司接连踩上保千里造假、金立破产、华晨破产等业内知名暴雷事件,牵涉债权金额接近60亿元。而这些“巨雷”,很可能就是招致此次处罚的根本原因。Vg0财经新闻网

  01华晨违约,10亿本金告急Vg0财经新闻网

  江苏信托最近一次踩雷事件,发生在去年三季度末,违约方是辽宁汽车巨头华晨集团。Vg0财经新闻网

  2020年9月21日,由于华晨集团未按时足额兑付江苏信托-信保盛158号(华晨汽车)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信保盛158号”)应于2020年9月20日支付的利息,江苏信托召开“信保盛158号”信托计划的受益人大会,经大会审议、表决,江苏信托向华晨集团发出提前还款的通知书。Vg0财经新闻网

  根据江苏信托发布的提前还款通知书,华晨集团应于2020年10月12日兑付贷款本金10.01亿元、利息2000万元、罚息668.38万元。但是截至2020年10月15日,华晨集团并未按约定兑付贷款本息。Vg0财经新闻网

  公开资料显示,“信保盛158号”产品登记于2019年10月,信托功能为融资类,资金运用方向为信托贷款,存续期限12个月。然而就在产品即将到期时,遭遇了华晨的流动性危机。Vg0财经新闻网

  11月16日,华晨集团发布公告称,目前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Vg0财经新闻网

  而在债券违约当天,信用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很罕见地就挂出了评级下调公告,华晨集团的主体信用评级再一次断崖式下跌至BBB。Vg0财经新闻网

  到了11月20日,事态急转直下,沈阳市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集团的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车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Vg0财经新闻网

  根据目前情况来看,江苏信托想要全身而退,难度很大。Vg0财经新闻网

  一是在于华晨目前的债权人众多,而自身偿债能力严重不足。Vg0财经新闻网

  二是在于旗下的“现金奶牛”华晨宝马将要从集团剥离,而剥离的后果又有两个:一是盈利能力进一步降低;二是对公司再融资能力产生冲击。Vg0财经新闻网

  02通道业务踩雷,或形成数十亿坏账Vg0财经新闻网

  10亿量级的“巨雷”,对于江苏信托来说,还不是最多的一次。Vg0财经新闻网

  根据裁判文书,2019年3月21日,江苏信托向江苏省高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对广东贤丰集团及关联公司、个人等银行存款16.232亿元或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予以保全。Vg0财经新闻网

  江苏省国信集团(江苏信托实控人)此后的公告显示,2017年2月23日,贤丰粤富与江苏信托签订《股权质押合同》;当日,江苏信托向贤丰集团发放160000万元贷款。根据合同约定,贤丰集团应于2019年3月20日支付季度利息,但其未能按期支付。Vg0财经新闻网

  截至2019年4月9日,16亿元本金产生利息2706.67万元、罚息232万 元、复利11.77万元,债权合计达到16.3亿元。Vg0财经新闻网

  另外还有两起超过10亿债权的“巨雷”。Vg0财经新闻网

  2018年12月,知名的手机企业——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申请破产。据报道,金立债权总额约为173.6亿元,涉及17家银行和12家金融机构,其中江苏信托认定的债权金额较大,达到10.53亿元。Vg0财经新闻网

  此外在2012年,江苏信托受广州证券委托,设立“云南志远大厦特定资金收益权单一资金信托”,用于认购云南志远大厦持有的特定资产收益权,但由于楼市降温,云南志远未能履行回购义务而违约。2018年5月,志远地产被强制执行。但截至目前,江苏信托的10亿元本金中,仍有3.56亿元无法追回。Vg0财经新闻网

  根据江苏信托涉及的借款合同纠纷,其他债权数额较大的,还有3起,分别涉及到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已退市)保千里、江苏帝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金额少则3000多万元,多则将近7亿元。Vg0财经新闻网

  算上华晨违约事件,上述7桩债权涉及金额至少不低于76.33亿元。Vg0财经新闻网

  03“天雷”滚滚,天灾还是人祸Vg0财经新闻网

  作为城投大省的国有信托公司,江苏信托自成立以来,发展速度较快,至今已达头部信托阵营。Vg0财经新闻网

  不过近年来,该公司连续踩雷,不管是数量还是金额,也在行业中堪称“头部”水平。这不禁让人深思:中招的背后,究竟是运气原因,还是公司出了问题?Vg0财经新闻网

  从以上违约案例的有关背景来看,答案或许是后者。Vg0财经新闻网

  以华晨集团破产为例。Vg0财经新闻网

  2018年10月,华晨集团旗下港股上市公司华晨中国发布公告称,将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股权。作为股权转让的附加条件,双方合资合同限期也由原来的2028年延长至2040年。Vg0财经新闻网

  此前双方各占50%的股权,此次股权变更后,华晨集团将失去对华晨宝马的控股权。这也就意味着,华晨宝马的利润将不再并入华晨集团的财务报表。Vg0财经新闻网

  2019年报显示,华晨宝马贡献的净利润为76.26亿元,比去年增加了22.1%。华晨中国2019年净利润之所以实现正增长,完全得益于华晨宝马的业绩和销量增长。Vg0财经新闻网

  而对于华晨集团来说,2019年净利润为109.5亿元,扣非净利润为74.24亿元,华晨宝马的业绩同样占据了主导位置。Vg0财经新闻网

  “现金奶牛”即将离去,埋下了华晨衰落的伏笔。Vg0财经新闻网

  另外一方面,华晨集团的债务压力急速上升。2018年,其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38.18亿元,同比激增了282.39%。Vg0财经新闻网

  在上述信息早已公开的情况下,江苏信托还于2019年10月,将旗下“信保盛158号”产品接盘华晨集团的私募债“17华汽05”,背后动机值得深思。Vg0财经新闻网

  同样,金立的危机也早就有端倪。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月亏损都不少于1亿元,而在2016年到2017年,每月亏损不少于2亿元。这种背景下,2017年7月26日,江苏信托还与金立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可见其风险管理之粗放。Vg0财经新闻网

  《2020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认为,信托公司出现风险,主要是由于经营风格激进,积聚大量风险。例如部分信托公司过度追求盈利目标而忽视风险防控;违规开展或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等特征的非标资金池信托业务,导致期限错配,可能面临兑付风险。Vg0财经新闻网

  2018年4月,资管新规出台后,信托业自此开始压降通道业务和多层嵌套规模。“去通道”的业务转型压力,对于江苏信托而言尤为迫切。据其2019年年报披露,信托资产合计3677亿元,被动管理型信托资产占了约2542亿元。Vg0财经新闻网

  希望在严监管之下,江苏信托能妥善处置项目风险点,提升风险防范能力和识别能力,真正为委托人的财产安全担负起应有的责任。Vg0财经新闻网

  Vg0财经新闻网

责任编辑:唐婧 Vg0财经新闻网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