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东莞信托“踩雷”金凰实业 盈利能力显著下滑

编辑:佚名      来源:财经新闻网     

2020-06-24 13:41:47 

  来源:时代周报hfO财经新闻网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孙一鸣hfO财经新闻网

  【事件概述】hfO财经新闻网

  近年来,黄金处于牛市,然而黄金首饰生产企业及其实控人却成为被执行人,匪夷所思。hfO财经新闻网

  近期,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均将金凰珠宝(NASDAQ:KGJI)、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凰实业”)、贾志宏列为被执行人,合计涉及22个强制执行标的,立案日期均在今年。hfO财经新闻网

  时代商学院注意到,贾志宏为金凰珠宝和金凰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东莞信托持有金凰实业34.78%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东。而东莞信托有三个系列信托产品涉及金凰实业和金凰珠宝,上述两家企业已成强制执行标的,东莞信托作为金凰实业的股东和信托资金方,不可避免受到波及。hfO财经新闻网

  此外,2019年,东莞信托多项盈利指标转差,资本利润率仅9.03%,同比下降2.01个百分点,不及长城信托的一半;人均净利润为178.22万元,同比下降25.88%,不及重庆信托的1/11。hfO财经新闻网

  6月18日,时代商学院就此向东莞信托发函询问,但截至本报告发布,仍未获对方回复。hfO财经新闻网

  东莞信托是广东五大信托公司之一,董事长黄晓雯的任职资格于2017年1月获广东银监局核准,此前任东莞信托总经理。今年东莞两会期间,黄晓雯建议搭建信息流、商流、资金流、物流“四流合一”的产业链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将金融产品嵌入交易链条。hfO财经新闻网

  不过,东莞信托为何会“踩雷”金凰实业?其经营实力如何?“踩雷”是否因冒进所致?时代商学院注意到,2017年8月,东莞信托曾因资产质量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东莞银监分局罚款20万元。hfO财经新闻网

  【分析解读】hfO财经新闻网

  一、持股公司成被执行人,涉案金额61亿hfO财经新闻网

  近期,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武汉市中级法院和烟台市中级法院均将金凰珠宝、金凰实业、贾志宏列为被执行人,合计涉及22个强制执行标的,立案日期均在今年。hfO财经新闻网

  总部位于武汉的金凰珠宝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制造、批发于一体的大型黄金首饰生产企业,也是国内较大的黄金首饰制造商之一。hfO财经新闻网

  其中,贾志宏为金凰珠宝和金凰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东莞信托持有金凰实业34.78%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东,金凰珠宝是金凰实业的第三大股东和关联企业。hfO财经新闻网

  时代商学院根据执行案件号汇总,金凰实业涉及其中12宗执行案件,立案时间均为今年1月,被执行标的金额合计高达61.79亿元。hfO财经新闻网

  东莞信托成立于1987年,是广东省内5家信托公司之一。东莞金融控股集团和东莞控股(000828.SZ)分别持有其60.83%、22.21%的股份,东莞市国资委为实际控制人。截至2019年末,东莞信托的净资产为56.58亿元,管理信托资产总额为736.89亿元hfO财经新闻网

  2018年9月,金凰实业注册资本增加16亿元,东莞信托为金凰实业新股东,持股比例为34.78%。hfO财经新闻网

  据蓝鲸财经信息,2019年10月18日长安信托发行的长安宁—金凰3号的集合信托计划已延期兑付,借款人金凰珠宝无法按合同约定偿还贷款本息。此外,还有多家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尚未到期。hfO财经新闻网

  时代商学院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东莞信托有三款信托产品涉及金凰实业和金凰珠宝,分别为东莞信托—鼎信—金凰集团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东莞信托—泰信—金凰珠宝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东莞信托—宏信—金凰集团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其中,鼎信—金凰集团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资金为16亿元,信托资金投资方向为向金凰实业增资并持股34.78%,用于收购三环集团有限公司,信托计划终止日期为今年7月26日。hfO财经新闻网

  需注意的是,信托计划显示,截至2017年末,金凰实业的净资产仅20.5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4.27%。hfO财经新闻网

  2019年5月,东莞控股曾在互动易平台上回复投资者称,东莞信托为金凰实业提供信托融资,并持有金凰实业34.78%的股权,持有该股权是该笔信托融资的风控措施,不是东莞信托运用自有资金对其进行的股权投资。hfO财经新闻网

  目前东莞信托对金凰实业和金凰珠宝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尚有多少份额处于未到期或到期未兑付?6月19日,时代商学院就此向东莞信托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未获对方回应。hfO财经新闻网

  时代商学院认为,金凰实业和金凰珠宝成为多宗案件的被执行人,显然其经营状况出现较大问题,偿债能力存疑。对于信托资产管理规模近700亿元的东莞信托而言,仅一个鼎信—金凰集团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就高达16亿元,其投资决策会否过于激进,是否考虑了投资者的利益?在信托业监管收严的背景下,东莞信托能否有足够的风控能力降低其风险资产规模的增长,促进公司健康发展?hfO财经新闻网

  二、资本利润率不及长城信托一半,人均净利润大跌近三成hfO财经新闻网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近年来东莞信托的盈利能力持续下滑,多项盈利指标转差。hfO财经新闻网

  从归母净利润看,同花顺iFinD显示,65家已公布2019年报的信托公司中,东莞信托以5亿元排行第40,处于行业中下游;平安信托以44.72亿元高居行业榜首,是东莞信托的9倍左右。hfO财经新闻网

  其中,2017年末—2019年末,东莞信托的(报告期结束项目)加权年化信托报酬率分别为3.63%、2.33%、2.22%,呈持续下滑态势。hfO财经新闻网

  从资本利润率看,2019年东莞信托的资本利润率为9.03%,同比下降2.01个百分点。hfO财经新闻网

  对比同行,2019年长城信托、光大信托、爱建信托的资本利润率分别为22.37%、21.11%、17.77%,均远超东莞信托。其中长城信托和光大信托的资本利润率是东莞信托的2倍多。hfO财经新闻网

  从人均净利润看,2019年东莞信托的人均净利润为178.22万元,较2018年(240.46万元)减少62.24万元,同比下降25.88%。hfO财经新闻网

  而2019年重庆信托、平安信托、华能信托的人均净利润分别为2076.07万元、1356.17万元、875.33万元,分别为东莞信托的11.65倍、7.61倍、4.91倍。与东莞信托人均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不同,2019年平安信托的人均净利润较2018年大增340.82万元,同比增长33.57%。hfO财经新闻网

  时代商学院认为,东莞信托的资本利润率和人均利润水平均大幅下滑,而且远低同行,凸显其在盈利能力方面存较大不足。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国内经济和金融产生了一定冲击,经济下行风险增大,伴随信托新规出台,若东莞信托不能有效改善盈利能力,其未来经营业绩存较大的不确定性。hfO财经新闻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唐婧 hfO财经新闻网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