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姚江涛: 信托优势在于整合 核心指标要进行业前十

编辑:佚名      来源:财经新闻网     

2017-12-01 19:32:44 

  中航信托董事长姚江涛: 信托优势在于整合 核心指标要进行业前十

  成立于2009年底的中航信托,不知不觉走入同业视野,对于一些颇具抱负的同业而言,俨然一个无法忽视的存在。

  截至2016年末,中航信托管理资产规模达4748亿元,当年营收23.86亿元,净利润13.02亿元,各项指标位居行业13位左右。

  不止于此,其下一步目标是核心指标稳步进入行业前十。之前的业绩如何取得,未来如何进入前十?11月16日,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35号南楼6层会客室内,中航信托董事长姚江涛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详解“中航信托发展秘方”。

  姚江涛介绍称,中航信托展业后,制定了生存期(2010~2012年)、发展期(2013~2015年)和品牌期(2016~2020年)“三步走”发展战略。2018年将进入品牌攻坚年。

  交谈中,面对今年以来业内普遍感觉到的 “钱紧”资金荒,姚江涛表示,对策之一是要深度挖掘个人及其家族的理财及投融资需求;二是对项目要优中选优,强化风控,更加谨慎。

  作为一名信托老将,姚江涛信托从业已超三十年,历经多次信托业整顿。他认为,信托的核心能力在于整合,包括产业整合和金融工具整合。不过他同时强调,信托牌照在灵活性下一定要强调专业。“没有专业化,灵活性就像一块浮萍,风一吹就散了。”姚江涛称。

  品牌期战略蓝图:业绩前十

  《21世纪》:18亿增资刚完成,该如何看待外资股东股权占比下降?

  姚江涛:增资的好处讨论很多,主要就是能提升公司资本厚度和风险抵御能力,为客户利益和业务拓展保驾护航。

  外资股东华侨银行运营非常稳健、具有全球影响力,本次没有参与增资并非不看好公司发展,主要是因为去年参与其他国际并购,需要符合相应资本集中度要求。华侨银行对我们作出的股东回报非常满意,双方也期待后续更多的合作,例如结合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良好机会,双方会有更多合作空间。

  《21世纪》:开业以来,中航信托持续快速发展,当前各项指标位列行业第13位左右。能否按时间顺序讲解开业以来的关键性战略。

  姚江涛:我们2009年12月完成重新登记,2010年真正展业。当时行业内的竞争格局是,多数信托公司已经历了七八年的成熟发展,我们压力很大。当时根据自身情况,制定了生存期(2010~2012年)、发展期(2013~2015年)和品牌期(2016~2020年)“三步走”发展战略。

  目前来看,“三个三年”目标提前完成。公司成立初期只有四十多人、三亿零五十万的资本金,所以首先要解决生存问题。当时两个策略:一是跟随,谁走在前头我们跟谁学;二是模仿,别人做得好我们积极模仿,将其做成我们自己的业务,在学习过程中慢慢找到自己的节奏和道路。

  我们认为,不能因为2010年才展业,就有理由落在后面,还是要发展、赶超,把业务规模、盈利能力发展起来。发展期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进入行业20~30名以前。而且,除了排名外,我们也特别看重品牌。如果进入了前三十,没有品牌影响力同样不是我们的初衷。作为央企、具有军工背景的信托公司,我们要有使命感,要把中航信托做成有知名度、有影响力的公司。

  《21世纪》:目前已进入品牌期,能否讲一下该阶段的战略蓝图,目前实施情况如何?

  姚江涛:通过5年时间,成为国内具有核心竞争优势的卓越的金融整合服务商,在核心业务指标进入行业前十基础上,塑造三大战略业务(私募投行、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核心品牌及公司整体的品牌形象,成为行业引领者。

  品牌期分为基础年(2016-2017)、攻坚年(2018-2019)和完善年(2020)。在2017年的基础年首先夯实资本基础,进一步完善现有产品体系、客户体系、组织体系和管理体系,制定具体的战略实施方案并付诸实施。2018年进入攻坚年,将全面推进公司已经制定并通过的战略实施方案,并对方案全面评估,形成战略实施的完善方案。

  《21世纪》:延续性的战略规划之下,比较具体的业务方面如何布局?

  姚江涛:公司生存期的发展模式比较粗放,刚开始做信托业务并没有细分,主要围绕机会性融资业务去做。2014年开始,我们越来越觉得单纯的融资类业务不具有持续性,今天能做的明天还能不能做,无论是项目还是做项目的人都有很强随意性,没有固定打法。那该怎么办?要重新琢磨这个事情。为此,我们借鉴国外先进管理经验,利用“理财价值链”梳理展业模式,始于资金需求,终于资金供给,其中蕴含丰富的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内容。通俗地讲,首先把资金需求设计成产品叫投行产品,由于信托不能公开发行产品,所以是私募投行。对于私募投行产品和其他标准化产品,再进行组合、管理、运行,就是资产管理。最后将产品销售给客户就叫财富管理,当然这不是简单卖产品,包括客户关系维护、需求挖掘、风险匹配等综合金融服务。

  经过这样的顺理,我们发现信托原来可以构建这样一个价值链。为此,公司2014年成立资管部,根据客户需求,提供现金流、净值型、固收类产品,逐步形成产品体系。再延伸到财富管理,从原来简单借助三方,到组建财富管理部,若内部产品不够有吸引力,可以引进外部产品,形成一个完整的竞合价值链。接下来要继续做精、做细。私募投行专业化,资产管理策略驱动,财富管理要强调服务专业化。

  金融股权投资逻辑

  《21世纪》:近年来,贵司业内创新众多,探索下来感受如何?如在业内率先提出绿色信托、发行首单数据信托产品,看起来似乎有些冷门。

  姚江涛:要在业内做出影响力有两方面内容要均衡:一是把信托主业做好,主要体现为盈利水平和风控能力;二是理念和观念上要创新。当然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更不是闭门造车。

  除了传统业务聚焦在政信合作、房地产、证券市场和普惠金融外,我们也在寻找新业务。例如发展绿色信托,为天然气、风能等新能源企业提供投融资服务。目前还延伸至医疗、健康领域。总结下来,业务延伸过程归结为两个主题:一是消费升级,二是产业升级。

  立足目前的网络时代,数据未来会成为很重要的资产。当然可能目前还有很多人没来得及关注,我们先关注了就多说一点:未来信托公司的受托资产会由原来的“两类”变成“三类”。“两类”一是有形的物质资产,例如车、房、地等;二是权益类资产。数据未来会成为第三类受托资产。我们尝试做数据信托就是将数据与信托进行嫁接。创新过程中对盈利的考虑不是优先的,主要是探索尝试。

  《21世纪》:公司固有资产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达70.95%,资产分布中“金融机构”占比达52.85%,为何如此青睐金融资产?是历史原因还是战略,这些银行是否有上市打算?

  姚江涛:公司持有较多金融股权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信托公司根据监管相应要求,从投向比例上可以持有较多的金融股权;二是我们投向的银行管理整体势好,尤其是风控能力优秀,而且具有可观的投资回报,经过合理测算,我们进行财务投资。其中有些公司也准备上市,比如景德镇农商行并入江西银行,间接赴港上市。这些是较好的财务投资,从分红来看回报稳定,从股权角度也有战略意义。

  《21世纪》:除天风证券,南昌、新余农商行外,公司先后入股信保基金、中国信登等。据悉,这类行业基础设施回报并不高,入股的考虑是什么?

  姚江涛:这要分三个层次去理解:第一个层次,作为行业一员,在监管倡导的行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这是行业发展的大事,我们就应该支持,应该有这个责任担当。第二个层次,我们考虑投资行业的基础设施安全性较高,相应地即便收益较低我们也可以接受。第三个层次,作为股东之一,投资会给公司品牌、业务拓展带来相应的优势。

  《21世纪》:2017年是消费金融年,不过关于现金贷、裸贷、消费贷用于购房等引发广泛争议。贵司如何介入消费市场?

  姚江涛:消费金融我们做得比较早,主要是基于传统金融机构难以服务或者服务不到的领域开展业务。普惠金融是国家大的发展趋势,我们要顺应并主动迎接这个机遇。发展过程中要把握几个底线:一是要管理数据,合同签约要落实到消费信贷需求的个人,这是风控第一步,从根本上控制资金用途及流向。二是了解个人及企业征信,我们很早就接入央行征信系统,能够较为真实地获知和控制不良率。第三要有场景,要知道融资人拿钱去做了什么,要真正用在合同中规定的消费场景。这个基础上再借助第三方助贷机构,例如目前我们与长安新生、中腾信等都有大量合作。

  《21世纪》:2017年信托业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为何?

  姚江涛:我们认为,随着中国信托登记公司的成立并于今年9月正式运行,信托行业的“一体三翼”管理及运行模式得以完善。统一的信托产品登记体系能更好地保障投资人利益,及时反映信托业整体运行状况。另外,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召开,也对金融行业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我们深度思考金融发展逻辑与规律,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深入探索。从维护国家金融安全、严守风险底线的角度,思考和构建产业投行、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业务模式优化与完善。

  核心竞争力:整合

  《21世纪》:你坚守信托业已20多年,过程中经历过信托低潮和迷茫期,能否简要讲述一下那段经历,这段经历带给你怎样的财富?

  姚总:其实很简单,我这一辈子就没离开过这家公司。中航信托前身下属江西农行,我最早就在江西农行下的营业所工作,做过两年农村信贷员,跟农民打交道,然后到干校读书,再到信托。1997年农行江西省信托投资公司被中航集团收购,更名江南信托,公司被收购时我跟着公司走。

  之后信托业整顿,这是一段比较痛苦的时期。2001年,全国近千家信托公司经历整顿。存量信托几个去向:一是银行旗下公司基本被收回,变成支行或营业部;二是市场化重组、上市;三是保留,原则上一省保留一到两家。

  2003年信托牌照保留后,准备重新登记的过程中信托业有些公司同样出现新问题,监管态度也非常谨慎,我们就一直排队。2009年12月28日开业,当时业务量基本为0,一单信托合同收入曾有过两千元的经历,可以说展业举步维艰,不过,回头看看这些从业经历也成了一笔财富:做事一定要有前瞻性,一定要注意控制风险。一个企业不在于多大,而在于存活长久。

  《21世纪》:这么多年下来,你觉得信托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姚江涛:我们倡导的宗旨是做金融整合服务商,核心在于整合,包括客户的整合和金融工具的整合。

  举例说股权与债权结合就是非常实用的金融模式。企业发展会经历周期,可能现阶段发展不顺利,没人支持,甚至出现一哄而上撤资,但我们作为股东最清楚企业真实运行状况,敢于支持,帮助企业渡过周期性调整,企业就发展了。相应地,如果企业现金流充足了,觉得信托资金成本高,要用银行资金也可以,我们投资的企业股权升值了,信托一样受益。

  又比如,根据产业投向的不一样,还可以引入基金化管理模式,把轻、重资产适当分离。对于重资产,从形成到产生利润之前的培育期可以放在基金里管理。比如投入一个垃圾处理厂,两三年才能产生现金流,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会有压力,这时候可以放在基金里孵化,将财务成本资本化。当开始产生收益,条件成熟时再做ABS融资转出。

  由于信托可以把股权、债权、基金、资产证券化、并购等多种工具整合使用,我们具有很强的合作优势。而且当几个合作企业处在同一产业链,我们还可以促成大家进一步整合,上、下游一起合作。这样就构建出一个生态圈,是非常有意思而且有意义的探索。

  《21世纪》:您曾表示:“不能用信托制度的灵活性来掩盖行业发展模式不清晰、专业不突出、可持续经营能力弱的现状。”那该如何清晰、专业、可持续?

  姚江涛:什么都能做是不是灵活?当然是灵活,但是灵活之下还应有个“专”字。通俗来讲就是地基这么大,也还是要一块块砖下去,大厦才能稳固。没有一块块砖打下的地基,灵活性就是一块浮萍,风一吹就散了。(编辑:闫沁波)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