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财经新闻网

金融报道| 徽商银行董事长更迭背后:回A之路波折不断 净利润上市后首次负增

编辑:佚名      来源:财经新闻网     

2021-04-08 12:32:30 

在总行行长助理、徽银理财董事长夏敏被突然带走调查后,徽商银行再度因为重大人事变动吸引业内关注。xhj财经新闻网

4月6日,徽商银行公告称,因工作调动,吴学民辞任徽商银行董事长。消息称省担保集团董事长严琛将与吴学民职位对调,成为徽商银行新任董事长。xhj财经新闻网

新任掌门人将面临的,正是徽商银行的艰难时刻——净利润负增的压力、新进4家异地分行的消化磨合、资本充足水平的紧迫,以及一波三折、尚未成行的回A梦想。xhj财经新闻网

人事:高层变动  “就位”与“被罚”交织 xhj财经新闻网

万亿级别的徽商银行出现重大人事调整。xhj财经新闻网

4月6日晚间,徽商银行公告称,因工作调动,董事长吴学民辞任董事长一职。在新董事长履职前,本行全体董事推举非执行董事严琛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xhj财经新闻网

根据徽商银行发布的公告,吴学民在2010年加入徽商银行,已经在徽商银行工作十年有余,在2017年底被任命为徽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而严琛现年48岁,1999年博士毕业后就加入国家开发银行。从1999年7月至2005年1月在国开行内担任不同职务。随后调任省中小企业发展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任职至12月。随后历任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池州市委常委,副市长;宣城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宣城市委副书记。2019年3月,担任安徽担保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xhj财经新闻网

公开信息显示,4月1日,安徽省省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到安徽省担保集团、徽商银行先后宣读重要人事任命:徽商银行董事长吴学民、省担保集团董事长严琛两位省属企业“一把手”职务对调。xhj财经新闻网

财经网金融注意到,近年来,徽商银行的高管变动略见频繁。Wind数据显示,2020年4月21日,职工监事、监事长张友麟向该行监事会递交辞呈;2021年1月21日,徽商银行发布公告,该行股东监事李锐峰因工作职务调整原因向该行监事会递交辞呈,请求辞任该行股东监事及监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同日,该行外部监事杨锦之亦递交辞呈请求辞任该行外部监事、监事会监督委员会主任委员及委员职务。除此之外,行长助理、执行董事、部门总经理也多有离任。xhj财经新闻网

a83d3e2aca4f9ab246a631400f86c60xhj财经新闻网

图片来源/windxhj财经新闻网

不过在高层变动的同时,徽商银行从原包商银行收购承接的4家异地分行的负责人陆续到齐。银保监会官网显示,今年3月24日,北京银保监局核准任毅徽商银行北京分行副行长的任职资格。去年9月,李光林徽商银行成都分行行长的任职资格获四川银保监局核准;而后,徽商银行宁波分行营业部总经理、宁波分行行长助理的任职资格获批;11月,深圳银保监局核准洪伟徽商银行深圳分行行长的任职资格。xhj财经新闻网

而近期徽商银行最引人关注的人事变动,无疑是今年1月14日上午,徽商银行总行行长助理、徽银理财董事长夏敏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具体原因不详,其在总行、理财子公司的办公室也均已被搜查。据了解,这是全国范围内首位被带走调查的银行理财子公司董事长,同时夏敏也是自1997年起便在徽商银行工作的“老兵”。徽商银行在最近发布的年报中披露的相关信息为表示,“夏敏先生因涉嫌违规违纪,有关部门正在核实了解。”xhj财经新闻网

除高管被查之外,徽商银行还有多名部门负责人在去年领罚。银保监会信息显示,2020年12月25日,安徽银保监局连开11张罚单,指向徽商银行同业业务专营部门管理不到位、信贷资产非真实转让、同业投资严重不审慎、同业投资风险分类不实等。徽商银行总行被罚290万元,合肥分行被罚40万元,另有9名相关责任人因负有管理责任被罚款5万元-30万元不等,涉及该行金融同业部、研发中心、风险管理部门等多个部门。xhj财经新闻网

业绩:指标下滑  不良沉重资本承压xhj财经新闻网

徽商银行新任董事长所要掌舵的,是一艘正在摇摆的巨轮。xhj财经新闻网

3月26日晚间,徽商银行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徽商银行资产总额超过万亿,达到12717.01亿元。但与此同时,徽商银行在2020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2020年,徽商银行营业收入为322.90亿元,同比增长3.6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5.70亿元,同比下降2.54%。这是徽商银行自2013年港股上市以来,净利润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xhj财经新闻网

从年报中可以明显看出,徽商银行的多项盈利能力指标,包括ROA、ROE、净利差、净利息收益率等等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xhj财经新闻网

微信图片_20210408105337xhj财经新闻网

图片来源/徽商银行2020年年度报告xhj财经新闻网

更为重要的是,去年从原包商银行手中承接的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宁波分行4家异地分行为徽商银行带来了高居难下的不良率。年报的数据显示,4家异地分行的不良率为8.51%。xhj财经新闻网

此前徽商银行在2021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表示:“在收购原包商银行北京、深圳、成都和宁波四家分行后,本行经营区域进一步扩大,为各项业务的发展创造空间。但本行新增四家分行所在区域面临较为激烈的市场竞争,同时管理半径的扩大对本行管理和风控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此外未来需对本行所承接资产质量和债务压力保持关注。”xhj财经新闻网

从年报数据可以明显看出这一挑战的严峻——在承接这4家分行后,截至2020年末,徽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13.58亿元,比2019年末增加65.4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98%,较2019年末上升0.9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81.90%,比2019年末下降121.96个百分点。xhj财经新闻网

同时,2020年,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人民币121.97亿元,同比增加2.77亿元,增幅2.32%。“在疫情和灾情的双重打击下,本行原17家分行中部分资产出现风险,按审慎性原则,该行对其足额计提减值准备。”该行解释称:“另外,本行对收购承接的省外4家分行资产开展审慎评估并对下迁资产充分计提减值准备。”xhj财经新闻网

除此之外,该行资本充足率指标也有一定下滑。其中,资本充足率为12.12%,同比下降1.09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04%,同比下降0.81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9.89%,同比下降0.96个百分点。为了补充资本,徽商银行去年发行了80亿元二级资本债并完成人民币98.94亿元定向增发,在定增完成后,存款保险基金持股11.22%,成为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xhj财经新闻网

上市:股东内斗不休  回A之路再度延期xhj财经新闻网

徽商银行另一项待解的问题是,股东结构的变动,能否为回A上市铺平道路。xhj财经新闻网

资料显示,通过定增的方式,徽商银行的单一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数为15.59亿股,持股比例为11.22%。xhj财经新闻网

但是徽商银行另外两位大股东“中静系”与“杉杉系”多年来内斗不断,去年二者更是因股权纠纷对簿公堂。xhj财经新闻网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静新华”)拟向杉杉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转让其所持有的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51.6524%股份及直接加间接所持的全部徽商银行股份(含内资股和H股股份)。xhj财经新闻网

但在去年,中静新华方面称,针对上述交易,杉杉控股未在协议约定时间内向其支付全部转让价款,已向其发出终止转让协议的通知。杉杉控股对其造成了约82.8亿元的重大损失,因此其除已收取杉杉控股支付的约48.9亿元之外,还有权进一步向杉杉控股主张损失赔偿。xhj财经新闻网

杉杉控股反驳称,中静新华违约在先,杉杉控股已就此提起诉讼。中静新华未向其交割已累计支付交易对价所匹配的标的资产。并称中静新华刻意拖延转让资料,导致后续履约无法进行。xhj财经新闻网

6月1日,中静新华向杉杉控股发送了关于终止“框架协议”的通知,双方均向对方发起了诉讼。xhj财经新闻网

在股东纷争不断的背景下,徽商银行能否顺利回A仍是未知数。xhj财经新闻网

据了解,2013年11月12日,徽商银行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每股定价为3.53港元。此后徽商银行有意回A。2015年,徽商银行递交A股招股书,但于2017年3月申请中止审查A股发行。2017年12月,徽商银行再次启动A股上市计划。然而在2018年2月,该行又撤回A股上市申请。2018年12月,徽商银行再次发布了A股上市计划,2019年,徽商银行董事会和股东大会通过了A股发行相关的多个议案。xhj财经新闻网

但是徽商银行近期发布的公告显示,该行的回A计划再度延期。2020年6月30日,徽商银行召开2019年度股东周年大会审议并通过延长该行A股发行方案有效期、延长授权董事会办理A股发行具体事宜有效期的议案,将A股发行方案和授权议案的有效期自紧随原有效期届满后次日起延长12个月,即延长期限自2020年6月30日起至2021年6月29日止。xhj财经新闻网

发表我的评论 共有条评论
    名字:
全部评论